纽约大游行再现 亚裔聚集郭文贵楼下抗议 闫丽梦造谣病毒起源

yuhui
Posts: 119
Joined: Thu Apr 15, 2021 8:29 am

纽约大游行再现 亚裔聚集郭文贵楼下抗议 闫丽梦造谣病毒起源

Post by yuhui »

疫情期间,针对亚裔的袭击浪潮持续不断。近几个月来,愤怒的亚裔聚集在纽约、旧金山、洛杉矶,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反对亚裔暴力和仇恨的游行,人们高喊“亚裔不是病毒”、“疫情谣言是病毒”等口号。4月24日,亚裔美国人前往纽约郭文贵楼下聚会抗议闫丽梦造谣病毒来源,用实际行动打击疫情污名化导致亚裔受歧视、暴力的幕后制造者。
一、幕后制造者是谁?
自从疫情大流行开始以来,来自香港的前病毒研究员闫丽梦为了一己私利,在郭文贵和川普幕僚班农的精心策划下上演了一场新冠病毒起源于中国实验室的闹剧,该阴谋论获得美国右翼媒体和郭文贵资助的GTV媒体的热捧,内容迎合西方日益高涨的反华情绪,分散人们对当时川普政府应对疫情失败的关注,最终导致反亚裔骚扰和暴力在全国激增,攻击往往与亚裔是冠状病毒传播的罪魁祸首的误解有关。这种病毒是在中国武汉首次发现,目前世卫组织、美国现任政府、情报部门等全球政府、机构以及全球顶尖病毒专家、学者在严谨调查中表态尚未发现病毒起源于何处,然而郭文贵、班农、闫丽梦为个人私利急不可待炮制的疫情起源谣言最终导致了亚裔受歧视、受暴力侵害事件的发生。
二、前所未有的冲击
郭文贵、班农、闫丽梦毫无事实依据的病毒起源论给亚裔的经济造成无可挽救的损失,给亚裔群体人身安全带来梦魇般的灾难。
亚裔经济收入面临巨大萎缩。纽约联邦储备委员会和美国退休人员协会(AARP)2021年3月发布的报告显示,在2019年,陷入财务"困境"的亚裔美国人企业约为 9%,略高于白人所有的公司(6%)但远低于黑人企业(19%)、拉美裔拥有的企业(16%)。进入疫情危机后,根据摩根大通研究所的研究显示,在3月底,亚裔美国企业的销售额同比下降了 60% 以上,比其他小型企业的降幅都大。
亚裔人身安全受到极大威胁。总部位于旧金山的反亚裔歧视联盟(Stop AAPI Hate)在2020年收到了2800多份针对亚裔美国人的歧视和虐待的第一手报告,其中约240份涉及人身攻击。AAPI Emergency Response Network自2020年开始跟踪与新冠病毒疾病有直接关系的仇恨事件以来,已经收到了3000多份报告,亚裔美国人被吐口水、遭殴打、被割伤,甚至被人投掷化学品。纽约警察局2021年数据显示纽约市3月份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猛增,共为31起,其中有9起犯罪者提到了冠状病毒。其他7起案件包括反华言论,而2020年同月的记录则为零。西雅图2020年发生了14起反亚裔仇恨犯罪事件,这一数字比2019年增加了约55%。在洛杉矶,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增加了一倍多,从2019年的7起增至去年的15起。
在他们的分析中,官员们注意到“对华人社区的敌意与日俱增”。有分析人士指出在疫情危机中,是郭文贵、班农、闫丽梦造谣的疫情起源论造成美国当今社会对疫情起源的误解,引起美国社会族群的撕裂冲突,导致亚裔美国人莫名成为戴罪羔羊受到歧视、暴力伤害。
三、这场游行又称为“保护奶奶”的行动
发起于推特的“反对疫情污名导致亚裔受残害的正义大聚会”维权活动又称为“保护奶奶”的行动,该行动基于三藩市的亚裔老奶奶被无故击打、亚裔群体不时被讥讽为“你们这些冠状病毒人”而发起,号召网民于4月24日到疫情谣言的炮制者郭文贵住处为亚裔美国人维权。据悉,当天上午9时至11时亚裔美国人聚集在郭文贵住处楼下聚会抗议郭文贵、班农、闫丽梦、路德炮制的疫情起源污名闹剧,游行的人们唱着14岁亚裔美国少女Phoebe创作的《生为亚裔我自豪》歌曲,举着“停止仇视亚裔”、“闭嘴,不要制造关于新冠肺炎的假新闻”标语要求郭文贵、班农、闫丽梦。路德等人在新冠疫情谣言上闭嘴。期间,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游行队伍中,高峰时游行人数达到上千人,大家一起高喊着口号:“Stop Asian Hate”、“请郭文贵不要再制造疫情假新闻祸害亚裔”、“我们一起建设美利坚合众国!”.....


参与游行的人不分亚裔族群,一些少数族裔以及白人还有原住民纷纷加入“反对疫情污名导致亚裔受残害的正义大聚会”游行活动中,揭发闫丽梦在郭文贵、班农操弄下制造疫情起源假谣言,抨击郭文贵、班农、闫丽梦制造的疫情污名让亚裔群体受歧视、受暴力伤害。不幸的是,4月19日发生的郭文贵支持者暴力殴打博讯记者西诺的厄运事件再次降临在游行队伍中,一小搓穿蓝衣服的郭文贵支持者(郭文贵的“新中国联邦”成员)直接冲进游行队伍中,未有说明情况下直接生拉硬扯游行标语,对稍有不从的游行人员凶狠暴力殴打,造成几名游行人员身体不同程度受伤。

四、我们还要做什么?
(一)反仇恨亚裔法案通过但歧视亚裔难消散
4月22日,美国国会参议院高票通过旨在解决针对亚裔仇恨犯罪的法案——“新冠仇恨犯罪法案”。至此,对反仇恨亚裔进行立法的行动取得重大进展。然而我们发现在郭文贵、班农、闫丽梦制造的疫情污名持续在网上传播情况下,针对亚裔的歧视、暴力事件并未消停,并大有在白人国家社会中蔓延的趋势,无论你是老人、年轻人,哪怕身份是联邦警探,只要身份是亚裔人都有可能受到侵害。
4月24日,疫情下失业的亚裔61岁老人马耀攀(Pan Ma Yao,音译)在纽约东哈林区街头捡拾易拉罐补贴家用时遭到暴徒暴力袭击至今昏迷不醒而暴徒不知去向;
相关新闻报道:Wife of Asian man stomped on NYC street pleads for justice。
4月25日,25岁的亚裔加拿大艾伯塔大学学生郑天佑(Tianyou Zheng,音译)在脸书上称其在火车上遭陌生男子殴打并遭刀伤事件。
相关脸书内容: I was attacked by a crazy stranger with a knife on the Univeristy Station platform
在一场合法种族平等示威游行活动中,攻击者泰瑞尔·哈珀突然对纽约亚裔警探文森特·庄出言不逊,使用针对亚裔的歧视用语,甚至暴力威胁文森特·庄的母亲。
(二)要从源头上消灭疫情谣言才能更好的保护亚裔家人、亲人
疫情危机的一年多时间里,郭文贵、班农、闫丽梦杜撰的疫情起源谣言像死神无时无刻不缠绕在每一个亚裔人的身边,像一盆脏水撒泼在每一个亚裔人的头上,亚裔人身体受到得伤害,经济上受到的损失,无不是郭文贵、班农、闫丽梦一手造成的。
有评论员指出,“4.24反对疫情污名导致亚裔受残害的正义大聚会”信息和行动已经惊动了制造疫情谣言的郭文贵、班农、闫丽梦等人。郭文贵资助的御用YouTube主播路德在大聚会未开展之日(4月22日路德对大聚会活动进行专题点评直播)就称不会有亚裔前往维权无非是贼人心虚又惊弓之鸟的表现;而郭文贵的支持者在当天冲进大聚会活动队伍中对游行人员进行暴力殴打行为,充分的体现了这帮人贼喊做贼以及流氓无赖的风格。
成功的“4.24反对疫情污名导致亚裔受残害的正义大聚会”活动已经让郭文贵、闫丽梦等人像老鼠一样畏畏缩缩,但是只有持之以恒的维权才能让杜撰疫情谣言者消声,才能保障亚裔不再受美国社会对新冠疫情起源的误解而针对亚裔的伤害、侵犯。在郭文贵指使他人暴力冲击游行队伍面前,游行队伍人员认为在疫情污名化面前,每一个亚裔都不能再做无辜的旁观者,只有我为人人,方能人人为我。
CharlesAsced

howdy

Post by CharlesAsced »

“I haven’t seen you in these parts,” the barkeep said, sidling over to where I sat. “Repute’s Bao.” He stated it exuberantly, as if solemn word of honour of his exploits were shared by settlers about multifarious a verve in Aeternum.


He waved to a expressionless butt apart from us, and I returned his gesticulate with a nod. He filled a eyeglasses and slid it to me across the stained red wood of the bench before continuing.


“As a betting man, I’d be willing to wager a above-board bit of enrich oneself you’re in Ebonscale Reach in search more than the wet one's whistle and sights,” he said, eyes glancing from the sword sheathed on my hip to the bow slung across my back.


http://maps.google.ee/url?q=https://ren ... new-world/
CharlesAsced

what ho

Post by CharlesAsced »

“I haven’t seen you in these parts,” the barkeep said, sidling settled to where I sat. “Personage’s Bao.” He stated it exuberantly, as if say of his exploits were shared by means of settlers about assorted a fire in Aeternum.


He waved to a unanimated tun beside us, and I returned his token with a nod. He filled a field-glasses and slid it to me across the stained red wood of the court before continuing.


“As a betting man, I’d be ready to wager a honourable piece of enrich oneself you’re in Ebonscale Reach for more than the swig and sights,” he said, eyes glancing from the sword sheathed on my hip to the bend slung across my back.


https://maps.google.cg/url?q=https://re ... t-edition/


Last bumped by Anonymous on Tue Oct 12, 2021 3:35 am.
Post Reply